您现在的位置:新闻首页>文艺

丁方:一个人的《文艺复兴》(组图)

2018-07-12 15:19编辑:xmx88.com人气:


丁方:一个人的《文艺复兴》 丁方2014年个展今天开幕,其震撼水墨作品首次公开亮相

《母与子》

 

《母与子》

《卡西纳之战》

 

《卡西纳之战》

《十二先知-DELPHICA》

 

《十二先知-DELPHICA》

《十二先知-EZECHIEL》(局部)

 

《十二先知-EZECHIEL》(局部)

《致敬波拉尤奥洛—不朽春华》

 

《致敬波拉尤奥洛—不朽春华》

《致敬布龙齐诺—喜悦》

 

《致敬布龙齐诺—喜悦》


  “一个人的《文艺复兴》—丁方2014”展示了艺术家丁方近年的创作,聚焦以《文艺复兴》系列为主的约150幅新作。画展由李小山策展,杨卫担当学术主持,知名学者陈嘉映、陶东风、肖鹰, pk10,著名批评家贾方舟、邓平祥、皮道坚、皮力等都将到场。展品中人物部分在南艺美术馆3号厅展示,风景部分在南艺美术学院展厅。配合展览将开展以《“文艺复兴”,一种艺术视角下的当代性转型》为主题的广泛讨论,邀请国内外的专家学者参与,和展览共同形成一个专题,讨论当代社会转型的“艺术方案”。

  早在上世纪80年代丁方即以其淳朴厚重的素描震惊美术界,批评家们都给予高度评价,被无可争议地誉为画坛代表人物。无论在精神上还是艺术上,丁方都属于这个时代真正具有重要影响的顶尖级艺术家。

  丁方,中国油画学会理事,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人民大学艺术学院教授。1956 年7 月出生。汉族。1978年考入南京艺术学院工艺美术系。1982年毕业获文学学士学位。1983年攻读该院美术系油画专业研究生,导师为刘海粟、苏天赐。1986年毕业获文学硕士学位。1986—1988年在南京艺术学院美术系任教。1988—1990年被聘任为《中国美术报》编辑。

  1991—1998年职业画家。1999 年被聘为南京大学雕塑艺术研究所教授。2000—2010年任南京大学美术研究院教授,油画教研室主任;南京艺术学院客座教授;南京博物院特聘画家。2011至今年任中国人民大学艺术学院教授, 博士生导师。

  一年前,我和丁方谈及他来母校新落成的美术馆办展的事,丁方以他一贯的方式说,回学校办展览既是他的愿望,也是他的责任。作为老同学、老朋友,我了解丁方,掂量出愿望和责任的含义和分量,并且,我相信,他承诺的事情绝不肯马虎应付。最近一段时间,我和丁方就展览内容和细节进行多次沟通,颇为感叹,这么多年来,丁方以不变应万变,始终如一贯彻自己的人生宗旨—既不肯与许多追逐名利的同行们同流合污,又不愿远离现实独善其身,他非常明智地选择了一种身体力行的方式,为自己(也为他人)找到了一束精神和理想的光。

  熟悉丁方的人都知道,他是典型的苦行僧,对自身极为严苛,离自虐只在毫厘之间;他也是海明威式的硬汉—从身体到灵魂充满棱角分明的肌肉。正如我在以前一篇谈论丁方的文章里写的,重负与信仰是他一生的纠结,是他自我感动和自我激励的最大动力。我经常听到对于丁方作品的不同评价,事实上,作品是艺术家的根本标记,对作品的评价一定程度上也是对他的存在状态的评价。丁方的信仰、理想、方式是一种自我幻觉?是一种刻意渲染的自我推销?我相信,当代艺术中的表述存在着多样性和差异性,但是大致上的脉络仍然清晰可见,一种是破坏性的:以反讽、摧毁、解构和批判为主调,一种是建设性的:以高扬、引导和冲击为前提。毫无疑问,丁方的方式在当下的政治、文化语境里,几乎受到来自各个方面的压力,他的建设性既与主流话语相抵触,又与废墟般的现状极不协调。丁方的作品可以当做一种检验,或者说,是一道界限,看看一个不断前行的人和他面临的现实能拉开多少距离。

  本次展览,丁方拿出了近期的新作。说实话,我初看他这些作品,有些不大适应,因为一直以来丁方作品识别度非常高,他的图式已经广为人知,这回突然转向,令人意外。但是细想起来,却是水到渠成的结果,是丁方新的爆发点。文艺复兴是人类历史的伟大转折,从神本到人本,实质上是从蒙昧走向文明。概括成两点,一是启蒙价值,一是普世价值—文艺复兴超越了地域和时空,成为人类共有的精神财富。而丁方的作品反映出了两道彩虹:文艺复兴的人本主义精神与永不磨灭的神性之间的交叉,无可争议地构成了他思想的拱顶。丁方的经验有其特殊性,不可复制,唯其如此才显示非凡的意义。

  就绘画本身而言,丁方同样做了新的尝试。熟知绘画史的人不难发觉,绘画能力的强弱,一方面是天生的才华,一方面是有意识的培育。莫兰迪一辈子画瓶瓶罐罐,竟然画出了哲学意味,毕加索和齐白石什么都画,画出了别人无法匹敌的丰富性。丁方画人物、画风景、画主题、画写实、画表现……不同阶段采取不同方式。丁方交出了油画创作的耀眼的成绩单,而眼下,丁方运用水墨材料,运用综合手法,无论在画面的细微表达上,还是在画面表达的视觉张力上,又跨越了新的高度—是的,他那无穷无尽的思想资源和艺术才华让我们感叹,他对思想和艺术的热忱令我们敬重。丁方终于首次回母校举办他的个人画展,我衷心祝愿展览获得圆满成功。

  李小山(南艺美术馆馆长、著名美术评论家)

  向硬派风格回归

  本次展览展出的主要作品是丁方的致敬系列。这是他之前识别度极高的风景作品之外新的爆发点。这批作品部分材质为纸本和焦墨,另一部分为布面油画。丁方以文艺复兴时期的大师和大师作品为对象,以自己的解读去阐释对人类文明黄金时期整体现象的理解并身体力行。他纵横捭阖,无论是早期意大利文艺复兴大师马萨乔、乔托、波提切利,还是盛期三杰达·芬奇、米开朗基罗、拉斐尔以及北欧文艺复兴时期的丢勒、荷尔拜因、凡·代克,甚至法国学院派神话布罗格,等等,看似他的信手拈来,却无不融入自我的深厚理解—采用中国绘画的笔墨与宣纸,追索魏晋时代的“蚕茧纸、鼠须笔”材质,他开创了一种特殊的用笔及运笔方式,完成了“芬奇式晕涂法”的中国式转换。同时,他站立执笔,无论是画面完成的效果,还是作画时的精神状态,诸如精、气、神的调度,等等,都在向汉代石刻、竹简、壁画等硬派风格回归。

  文艺复兴是人类历史的伟大转折,从神本到人本,实质上是从蒙昧走向文明。概括成两点,一是启蒙价值,二是普世价值—文艺复兴超越了地域和时空,成为人类共有的精神财富。而丁方的作品反映出了两道彩虹:文艺复兴的人本主义精神与永不磨灭的神性之间的交叉,无可争议地构成了他思想的拱顶。丁方的经验有其特殊性,不可复制,唯其如此才显示非凡的意义。

  丁方一方面深入研究西方绘画的透明画法;另一方面追溯中国古人画山水的境界,同样是在行走过程中慢慢体悟,理解了“搜尽奇峰打草稿”“沟壑全然在胸中”等论述以及皴法等各种表现手法的产生,都是基于肉身经验的某种升华。他最终将自己的行走经验,与东西方文化的不同认识综合起来,再通过思想的过滤与沉淀,凝结而成了一种既有物质感又有精神性的独特语言。

  酝酿出治愈伤痕的文化方案

  当中国当代艺术的潮流演变不再是启蒙叙事与理想追求,而是受思想界“躲避崇高”的影响,开始了所谓“与世界对话”,争取所谓“国际身份”的征途。在这样一个时代背景下,丁方逆流而上,坚持他的崇高理想与启蒙话语,体现了某种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伟大精神。他的作品大有一种“举世混浊而我独清,众人皆醉而我独醒”的悲壮与苍凉。他希望能够把自己所处的这个时代,纳入到更大的历史线索中去考量,进而通过自己的阅读和思考,以及不断行走的“朝圣之路”,从历史的纵深与文明的结构中,酝酿出一种治愈伤痕、拯救现实的文化方案。

  这种中西交融的解读具有深远的学术价值和历史价值,唯其如此方能显示其非凡的意义。这次展览名为“一个人的《文艺复兴》”,即是宣告自进一步的确认自身语言方向—向着欧洲文艺复兴的高峰看齐,即便是整个社会都已经坍塌,也要继续自己的灵魂追求,一个人去完成这个时代的文艺复兴。

  论使徒的形象与气质

  在达·芬奇《最后的晚餐》一画中,最右边、也是视觉中最靠前的一组人物—使徒马太、达太、西门的造型,值得深入探究,后来有评论家用两个词组来形容:圣马太形象高贵,圣西门气度不凡。

  耶稣时代的使徒均出身下层社会,彼得、安德烈、约翰、雅各兄弟等五人皆为渔夫,雅各伯为渔业商贩,达太是一位业余行医者,犹大是酒贩子,多马是一位地道的穷人。另外三人身份较为特別,热诚者西门为奋锐党人,菲利普、巴寒洛缪则是虔诚的信仰追求者。所有人之中只有马太的社会地位稍高,是一名基层税务官员。所以,基督教伊始被定义为“穷人的宗教”。

  耶稣受难、复活、升天之后,耶路撒冷教会信徒们守护在圣墓周围,掘坑而居、艰苦生存,因此才有“地下墓窟艺术”,也就是说,这时的基督性艺术是穷人的艺术,物质材料简陋、绘画技法粗放,充满生存的艰辛与苦难。

  自公元313年《米兰敕令》颁布以后,基督性艺术逐步变化,日益趋向高贵,天国色彩渐浓,至查士丁尼时代基本定型,宏伟、壮丽成为主导趋势,以圣索菲娅大教堂以及拉韦纳的镶嵌画为表征。这幅壁画以金属马赛克为基础材质,它的制作过程并非一般的化学变化,而是一种在神学理念指导下的创化过程,目的是让天国获得物质化的象征形式。

  指导上述创造过程的理论,主要来自于叙利亚的一位神职人员,这位神父活动于6世纪初,其著作为人类从大地至天国的身位逆转奠定了神学理论基础,同时也成为拜占庭以及整个中世纪艺术的核心理念。

  到了文艺复兴时代,大师们在描绘使徒形象时,特意将他们塑造为希腊或罗马雕像的风范,有着坚实的稳定感,侧面造型类似钱币人像,充满着庄严气度,其意图非常明确:以使徒的个人形象来表征人类朝向永恒神性的渴求。


  在上述背景下,达·芬奇在他精心设计的光影戏剧中,将服饰提高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仅次于人物面部表情的重要性。圣马太姿势的高贵与圣西门气度的不凡,是画家对两位圣徒的精神气质的推想与确定,这是一个从佛陀时代就已有的古老传统,涉及圣像起源的所有奥秘。

  使徒们身穿希腊、罗马时代元老院法定的斜披肩式长袍,色彩则是昂贵染色技术的结果。这种源于希腊城邦时代的服装款式,与他们原先的渔夫身份大相径庭,似乎令人费解。然而, pk10,这正是基督教信仰的核心教义:现世中卑贱的必在天国中获得尊荣。也就是说,我们看到的画面情景,并非是现实,而是已经预排出天国的阶位顺序;但另一方面,它又不是幻想场面,而是有血有肉、真实可触的,这便是“道化肉身”显示奇迹般力量的时刻。

netease

(来源:新浪时尚)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已推荐
0
  • 凡本网注明"来源: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转载请必须注明中,http://www.xmx88.com。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图说新闻

更多>>